央廣網北京9月29日消息 據中國之聲《新聞晚高峰》報道,前段時間網上流行過一個關於掃地大媽的幽默段子。比如,“據說在每一個大學的自習室里,都有一個掃地的老太太。很偶然地,她經過一個同學身邊,掃一眼桌上的演算紙,會低聲的說:小心,註意積分上限”。數學系的。
  還有關於保安的,是說你進大學校園,保安會問你三個終極問題:你是誰?你從哪裡來?要到哪裡去?哲學系的。
  當然這些是關於普通崗位卧虎藏龍的一些小幽默。不過,現在這也可能不再是虛構,而是現實。比如,去年人大就有“保安哥”考取了研究生。
  李鳳舉,也是一名人大“保安哥”。2011年,一個叫“新光”的學生社團的夜校開課,當時在人大一邊念成教一遍當保安的李鳳舉又成了夜校學員。
  李鳳舉:當時也是一個同事和我引薦,說“新光”這個非常不錯,有一些管理知識的學習。主要針對我們人民大學的一些職工做培訓。學習了一些課程,包括管理的一些,市場營銷。結合我們實際工作當中,比如同事之間,上下級之間自我管理。講的比較符合我們日常中用的現實需要。不論後勤還是學校都比較鼓勵員工學習,不耽誤工作的情況下,學習。
  白天做保安6小時,晚上李鳳舉上課,上夜校,和夜校的大學生們交流自己考試和創業的計劃。計劃和信心都在一點點豐滿。這次記者到學校採訪的時候,沒能在學校里看到穿著保安灰色制服的李鳳舉,因為如今他已經考了註冊會計師考試,開了自己的財物咨詢公司:
  李鳳舉:我非常累吧,但是痛並快樂著吧。自己覺得非常值得,雖然累,比別人做得事情要多,比如我很多同事,下了班就沒其他事了,我充分利用自己的時間。
  記者:有過放棄的念頭嗎?
  李鳳舉:其實說實在的,確實有。咱創業也沒太多優勢,不過年輕人就是不斷學習,完善自我的過程。我從來不會因為曾經做過保安而感覺自卑,以前確實有,但是後來我感覺真的,比如馬雲,也許他之前經歷的也特別特別曲折。  
  提到大學里的保安工作和參加的校工夜校,李鳳舉覺得值得。因為,他還在這裡感受到了情感上的被重視、被尊重:
  李鳳舉:2012年底,舉辦了一次晚會,我做了一個主持人。給我們這些學員展示自我的平臺。特別享受,雖然說剛開始有點緊張吧,但是每當我緊張的時候,他們臺下就不約而同地響起熱烈的掌聲。這是我在任何一個場合中都沒有享受到的。特別享受那種尊重和鼓勵。
  王廣州今年才到人大食堂工作,也參加了“新光”的夜校,算是李鳳舉的師弟,但卻是位“大齡師弟”已經62歲了。兒女都在老家洛陽,他卻自己一個人來北京找了工作,他說為了在北京轉轉。在人大校園的長凳上,說到年輕時的大學夢,62歲的他,毫無防備地,哭了:
  王廣州:我們那個時候高中一畢業回原單位,我是農村的,不高考,是72年。77年恢復高考的,那個姑娘都多大了。要是參加高考考上了孩子,這一家子怎麼辦。後來就這樣沒有去複習。對大學很嚮往,很羡慕這個……啜泣聲……
  記者:會去聽個課嗎?
  王廣州:很想聽,我愛文學,很想聽聽語文課。就是,讓進不讓進?沒敢問過。因為咱那個時候,沒有機會上大學。很嚮往。
  在夜校,他和當老師的大學生們成了朋友。採訪中間,王廣州給記者看了他3月份新換的智能手機,他說是在夜校里學的,會用了之後,他就把以前用的“老年手機”淘汰了:
  王廣州:用手機有好多難題,人家有個姑娘教我們。真是,我說,咱自己的姑娘教我們也不會這樣耐心人家真耐心。自己孩子,有時候這麼笨,都要衝你發脾氣了。人不發脾氣,一遍遍和你說。現在這學生真好。
  這些故事,發生在人大一個學生們為校工友開的夜校里。由年輕的學生,志願開辦。在社團新一期招募志願者的文章里,他們寫到“這所“人民大學”,也理應成為“人民的大學”。  (原標題:打工掙錢附帶學習機會 人民大學為校工友開辦夜校)
創作者介紹

空間設計公司

nj53njypf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